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香影飘零 > 第四十章 我不想嫁人

香影飘零:第四十章 我不想嫁人

小说:香影飘零作者:流水涓涓流

    几日来,香影一直呆在漱雪阁里,打坐练功,偶而弹弹琴。她发现自己的内功似乎精进了不少,可是自己自从下山来,都没有好好的坐下来修炼内功,不知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最近自己人参灵芝那些补药吃多了,才使得内力增长了。

    至阴的玄冰内劲已练得炉火纯青,收发自如,所以她这几天试着练习冰火神功的第二阶段,至阳的火焰内劲,因为有前面的基础,练起来倒也不是非常困难,已经形成了一股细小的内劲。

    这日,香影摒退下人,让清儿和小妮守在门口,然后自己坐在床上打坐练功,忽然手腕一阵灼热,一股不知名的内息顺着手臂的经脉顺延而上,向身体各处蔓延,然后和至阳的火焰内劲融合在一起,往丹田而去。

    圣旨下,雪灵公主接旨。外面传来公公尖细的声音。

    圣旨?又有什么事情?香影听到那声音不由一惊,差点岔气,赶紧收纳内劲,回归丹田。

    香影打开门,已跪在地上的清儿小声道:公主,有圣旨。

    香影无奈地跪下接旨。

    那传旨的公公清了清嗓子,尖声道:传皇上口喻,雪灵公主五日后启程嫁去日国,与日国皇帝李金衡完婚。

    什么?嫁给日国皇帝?那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

    香影真是被这个响雷劈得晕头转向,半天回不过神来,等她明白这不是幻听,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实时,不由悲从中来,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泪水滑落脸颊。

    爹娘为了还债把自己卖了,为了救哥哥,她又把自己卖了,现在成了公主,为了国家的利益,新认的干娘和干哥哥又把自己给卖了,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么苦呢?自己何时才能得到安宁,得到幸福。

    香儿!慕容南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伸手扶起她,轻轻拥她入怀,在她耳边轻轻道:别哭,我不会让你嫁去日国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香影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自己何时才能回家,何时才能见到哥哥。

    哥,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来?难道你已经忘了我这个妹妹了吗?香影在心底默默地哭喊着。

    不行,自己得赶紧离开皇宫,自己又不是真正的相府千金,干嘛替她嫁给日国那个老头子,自己替她嫁一次就够了,干吗替她嫁两次。

    想到这里,香影轻轻推开慕容南,抹掉眼泪,转身进屋收拾东西。

    慕容南随后跟了进来,倚在门边,看着手忙脚乱的她,淡淡地道:你要走?

    是的,我得离开这儿,离开这皇宫,回家去。香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道。

    你就准备这样走?

    不这样走,怎样走?香影随口答道,说完之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着他喃喃自语道,白天走似乎不太好?那就等天黑了再走。说完又开始收拾东西。

    香儿,你知道抗旨是多大的罪吗?你这样一走了之,会害了多少人,那些有心之人会放过你吗?皇上会放过你吗?慕容南轻步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桌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你不要慌,先坐下来喝口水,不是还有五天时间吗?

    走又不是,留又不能,那我该怎么办?香影放下茶杯,幽怨地看着慕容南,眸光盈盈,似有水雾在流淌。

    你先听我说。慕容南浅浅一笑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得罪了德贵妃?

    是啊,我扇了她两耳光。香影微微诧异,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忽然心底如闪电击过似的的一亮,这次的事情不会是跟她有关吧?

    慕容南微微颔首道:本来去日国和亲的是玉秀公主,因为她身体赢弱,太后有点舍不得,所以一直拖着。没想到德贵妃居然向太后和皇上建议,让你代替玉秀公主嫁去日国,本来以为太后和皇上不会同意。不过没想到竟然同意了,而且还这么快下了圣旨。他在心里暗暗叹息,姐姐还是慢了一步,现在圣旨都下了,看来是难以改变了。

    真是那个德贵妃,真没想到她出手这么快,我还以为她会下毒或暗杀,没想到她居然来这一招。香影暗暗蹙眉,她这么光明正大的暗算我,那我该怎么办?

    死。慕容南的嘴里缓缓吐出一个字,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死香影咀嚼着慕容南的话,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夜晚,玉德宫里灯火明亮,德贵妃张芯雨刚刚陪着皇上用完晚膳。

    忽听门外有太监来报:雪灵公主求见皇上。

    她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张芯雨暗暗皱眉,心底浮起一丝说不清楚又很不舒服的感觉,赶忙道:皇上已经就寝了,让她明天再来吧!

    不,让她进来吧!皇上对太监说道,然后看着张芯雨微微叹了口气,把她送去日国和亲,朕觉得对不起她。

    皇上,这也是没有办法,为了国家,为了太后,您不必太自责。张芯雨走过来,替皇上轻轻捏着肩膀,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冷笑,眸光里尽显恶毒之色,娇艳明媚的脸显得有些阴冷。

    香影一进来,就咚的一声跪在了段颜崖的面前,泪水滚滚而下,哭喊着:皇上,您怎么能这样做呢?我的父亲死了还不到半年,尸骨未寒,虽然我被休了,但跟王爷毕竟做过夫妻,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您这不是逼臣妾死吗?看来臣妾只能以死明志了。

    说完,香影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子里的药倒进了嘴里,瞬间脸色苍白,咕咚倒在了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