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塞外侠影 > 第十二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四

塞外侠影:第十二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四

小说:塞外侠影作者:燕赵不笑生

领头那人一看,心中明了,反而不急于进攻了,对天枫呵呵一笑道:林天枫,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乖乖的束手就擒,还能落个痛快,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

    呸,天枫啐了他一口道:无耻贼子,我们与你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为何深夜前来加害我们一家,真是无耻以及。

    领头贼子呵呵一笑道:林大侠,我们是谁,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至于为什么来,自然是有原因的,有人想要你死,而你死了,我们又能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无耻,天枫怒哼一声道:为了钱财,不分是非就来害人,真是无耻之及。

    那人呵呵一笑道:林大侠,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吗,我们做杀手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谁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就给谁办事儿。

其实我们和你林大侠比较,又有多大区别,死在林大侠手底下的人也不在少数吧,他们就甘愿被你杀死吗?只不过今日形势倒转罢了。

    巧言令色,一派胡言,我林某是杀过不少人,但哪一个不是罪恶累累,祸害众生之辈,即使不是死有余辜,也是法不能容之辈。

哪像你们为了钱财,不分善恶,不问是非,还大言不惭,脸皮厚到家了。

    领头那人嘿嘿一笑,道:林大侠,这只能是各说各理罢了,在你看来他们是罪大恶极,但在他们眼里看来,你林大侠纯粹是多管闲事,自命不凡。

他们追求的是逍遥快活,每个人的活法不同,观点不一样,我们做杀手的也是一样,只为钱财,别的我们不管。

林大侠,今夜,你就认了吧,怪只怪你当初锋芒太露,偏偏又心慈手软,难道你不懂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吗?    简直一派胡言,你不是想要我的性命吗,林某在此,有本事,想要就拿去,不过林某的手中的剑,可不是吃素的。

    领头贼子大笑道:林天枫,谁人还看不出,不说你是强弩之末,也是在勉强挣扎,我之所以和你说这许多话,就是要等你毒发,到时我便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立个大功,何乐而不为呢。

你夫人身怀六甲,哪还有能力激斗,你儿子年幼,更不在话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看在你林大侠当年心慈手软的份上,给你们个痛快,叫你们少受些罪就是了。

    林天枫知道这些贼子不会放过他们一家,可是照目前情形,激战之下,自己受毒伤牵制很难再保护她们母子,许运如的状况更糟,林如天一个孩子,又能坚持多久,唉!天不佑我啊,不知是谁派遣这些贼人前来,看来自己一家早在人家监视算计之中。

照此拖延下去也不是办法,毒势越来越重,到时真的就像贼子所讲的,不费吹灰之力自己就得被人家制住,唉!这可如何是好。

    (未完待续)。

    许运如无奈,只得招呼着林如天,挥舞兵刃拨打飞射过来的暗器,一面尽量快的行走,可是腹中此时却隐隐作痛,许运如知道是这一阵子又是激战又是急行的动了胎气,心中暗道:孩子啊,你的命好苦,眼看来到这个世界,今夜却遭遇如此祸事,孩子你要坚持住,不能有事啊。

许运如心里担心,怕天枫分神,没有说出来,强自忍着腹痛,尽量的快步行走。

    林如天年纪虽然幼,经过这一阵子的血腥场面,似乎突然间长大了不少,看见母亲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直往下掉,忙问道:娘亲,你怎么了?许运如担心肚子里的孩儿,林如天她也不舍得啊,忍者痛楚道:娘没事,你要保护好自己,快往里走。

    林如天似乎知道母亲目前必定很不舒服,他生病的时候也是汗水直流,很难受的,因此仗剑护在母亲身前,拨打飞射过来的暗器。

    林天枫体内虽然有还阳丹留下的药力功效,但那毕竟是十来年前的事了,过去了这么多年,药力已然是很微了,随着所中暗器之毒的逐渐扩大,左臂开始有些麻木,动作也不是很灵活了。

天枫心讨:唉!难道今夜就要命断于此吗,可怜运如身怀有孕,可怜如天幼,唉!真是天理不公。

    追击的群贼有好多都是老奸巨滑之辈,看出了林天枫行动不似先前迅捷了,领头的那人道:看来林天枫毒发了,弟兄们上啊,一举将他们废了。

,    二十来个贼子闻言知道机不可失,呼啦一声包围上来各施刀剑,围攻一家三口。

    此时林天枫他们已经到了森林深处,但是距离当年南风老人的居处还有很远的距离,林天枫知道此时自己毒发,行动迟缓,难以抗拒这群贼子的群攻,自己一旦倒下,许运如母子必遭毒手无疑。

天枫心中暗讨,死马当活马医,只能发出啸声试试看,希望野人兄妹能够听见,赶来救援。

心中想罢,气聚丹田,猛地发出一连串的长啸。

    林天枫发出长啸,倒把众贼子吓了一跳,不知天枫为何突然发出啸声,他们这一停顿之机,林天枫带着妻儿又走出去一段路。

    领头的那人率先明白过来,叫道,快拦住他们,说不定是他的缓兵之计罢了。

    众贼人闻听此言加快脚步,奔驰如飞,不一刻又追上了林天枫一家三口。

林天枫此时左臂上的毒势已经开始蔓延,整条手臂都已经不灵活,幸亏他内力深厚,不断运功抵抗毒势,使其发作尽量缓慢。

    许运如此时腹痛有些加剧,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直往下淌,但她为了不使天枫分心,强撑着身体向前行去。

天枫早已看见许运如此刻状况,知道许运如在苦苦支撑,有心抱起她走,无奈左臂无力,此刻哪里能做得到。

    林如天幼心灵里也知此时危急万分,明白父亲身体中毒在强行支撑,母亲更是在咬牙苦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