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现代小说 > 无名秦后 > 第二十九章:燕子楼

无名秦后:第二十九章:燕子楼

小说:无名秦后作者:西西不知东

    长河只当看着手里的碗,答非所问:从前我到没觉得这白水甘甜可口,如今却是明白了这滴水珍贵,好水,好水。他嘿嘿一笑,调皮地冲她眨眨眼。

    张婉知道问了也不见得是真话,只得撇撇嘴,拿手中账本去敲他脑袋,长河似乎早有准备,一偏头就躲了过去。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笨女人,打不着,打不着。他晃晃头,十足少年郎的模样。

    张婉原本是与他玩笑的,听他这般嬉皮,手里账本一个假动作,下一刻直接重重落在他得意的脑袋上。

    我可是你姐姐,你敢说我笨?她瞪瞪眼睛,得意地晃了晃账本。

    长河哼了哼,只答道:谁认你了,不与你一般见识。他直接否认了。

    张婉慢慢站了起来,敲着桌子,这还有交了钱不认账的买卖,你之前荒漠那般归顺模样是装的?

    长河并不回应,摇头晃脑的,还翻了几个白眼,扭头就跑。

    行,你完了,今天当姐姐的我非得给你松松筋骨,也不枉姐姐我拖着你走了那么长的路。张婉摩拳擦掌,踢开身后椅子,就追了去

    跑过门口,衣摆掠过小倌儿的脸,他迷迷瞪瞪揉了揉眼睛,见四下无人,嘴里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声,又靠门睡了过去。

    燕子楼换了金主儿的事情,在这江阳城很快便传开了,头一次看见一位女金主儿,在江阳城也算是一个大新闻。

    于是冷寂一段时间的燕子楼也突然热闹起来,宾客们从早至晚,络绎不绝,来到这燕子楼品尝美食,实则是为了一睹这位女金主儿的芳容。听说,这位女金儿总是身着一身红衣,头戴一支金步摇,模样生的十分俊俏,是这江阳城难得一见的美人,不,是赵国难得一见的美人。只是宾客们少见她下楼来,因为张婉重金请了一名古琴的乐师教她弹琴。

    每每说到这琴声,宾客们无不叹气摇头,别看这金主儿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可是这琴声啊,真的是令人无法忍受。

    这日,天气正好,风和日丽,没有鸟语,没有虫鸣,也没有吵杂声。燕子楼里也没有前几日宾客盈门的热闹景象,只有一桌客人在吃饭。

    可是,这祥和的燕子楼却突然被一声声破弦声却打破了这片宁静。

    吓的吃饭的客人险些洒了酒水。

    哎呦,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一位客人放下酒杯,不耐烦的吵嚷道。

    真是的,掌柜的你也说说你家这位姑奶奶,就这破曲子,一天弹八十会都练不好,还是别练了。同桌的白面书生一脸苦笑,扭头叫着掌柜。

    掌柜的头也没抬,只是翻着手里的账本,哼哼了两声。

    小倌到是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低头奉承道:您是老主顾了,您也知道,自打这新任金主来了,这半个多月,咱这燕子楼一日也没断过这磨人的琴音。

    您多担待,扰您二位吃饭了,这酒水算我燕子楼请了,小的再送您一壶好酒,权当赔罪,权当赔罪。

    说着,便端来一壶竹香醉,放在他们桌子上。

    白面书生简装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摇摇头默认了。但是,那一开始便叫嚷的客人却起了脾气,猛的一拍桌子,大叫道:不行!我等是来吃饭的,不是花钱来买罪受的!让这厮立刻停了琴声,不然爷今天就砸了这燕子楼。

    小斯一时不知所措,掌柜的却突然合了账本,懒散地抬起头来。

    笑道:这位客人,您说这话,可是认真的?我燕子楼是什么地方,您应该清楚。这金主儿不论是什么身份,都不是你等招惹的起的。罢了,今日我不同你计较,你二人还是吃完饭早早离去吧。

    掌柜的突然叹口气,摆摆手,又看起了账本。

    客人胀红了脸,欲言又止,沉默了几秒后突然站起身来,摔掉酒杯朝楼上琴音处走去。

    小倌儿看到之后只是摇摇头,并不拦着,转身又重新靠回门边,抬头看蓝天白云去了。

    琴声戛然而止,不到半刻只听见一声

    下一刻,重物落地的声音回响在外面空旷的街道上,还惊起一层尘土。

    白面书生惊诧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兄弟,一时间无话。半晌反应过来了,连忙起身出去搀扶他,连饭钱都未来得及付就慌忙离开了。

    小倌儿扇了扇扬起的尘土,回头看了一眼掌柜。

    掌柜头也不抬,冷声道:第几个了。

    这个月第九个。

    日光倾城,醉了这江阳城的红砖绿瓦,大街小巷。虽说是北方的城镇,江阳却不少南方城镇委婉风韵的分毫,被日光铺红的小桥架在缓缓流淌的河水之上,河边的细柳正随风摇曳婀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