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唯美小说 > 凌析灵镜传 > 第一章 芜灵初遇

凌析灵镜传:第一章 芜灵初遇

小说:凌析灵镜传作者:堇骁

    凌蓝正走神,岸边密密麻麻的藤网出现在了他眼前,即刻,他就想起了刚才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凡界有一句话说得太对了,人情欠不得。

    其实凌蓝对然翁说话异常神秘这一点很不满,他只知道自己要去接一物,至于接的物真身是什么,有没有化成人形,是男是女,隶属何族他统统不知道。但是吩咐这件事的人不应该把这些交代清楚吗?

    换作其他人提出这个要求,凌蓝应该会拒绝,但偏偏对方是然翁,是整个常青里唯一一个相信自己的须祖生灵,是不惜冒着被龙翼两族追杀的风险救了自己一命的长老,凌蓝的良心让他拒绝不得。

    然翁还未用灵哨表意,凌蓝心虚得厉害,暗自计划明日再来溟川寻物,最好然翁这几日都先别问起。

    到芜灵江下游的时候,凌蓝的术力渐渐恢复了,他抱着那轮镜子飞离江面时突然想起那不寻常的青叶,等他转头再看时哪还有什么青叶的影子。凌蓝不觉注视着自己怀里的镜子然后陷入了沉思。这轮镜子的灵息竟这么强,在芜灵江里都能传灵识,如果这趟接错了,自己一定要把这宝贝留着。

    在凡界和鬼族之间的地域里的顺界走向上矗立着一座山,叫阴夕山。鬼族里流传着许多关于阴夕山的怪谈,因此他们有一种不成文的规矩——绕过千山万水也不过阴夕山。凡界生灵连鬼族的存在都不知道,更别说阴夕山了。

    所以,传说中,阴夕山上除了黑石和浊水,再无其他。

    作为一个在阴夕山上生活了三百年的龙,凌蓝清楚地知道,阴夕山里的水有多澄澈,阴夕山上有的许多奇异珍丽的花草和颇具灵性的动物也许在溟川都难寻踪迹。

    但是,在阴夕山上生活的生灵无法修术成功,它们都保持着最原始的形态和习性。凌蓝曾给一个小猴子渡大量的灵息想助他生成灵识,失败了多次后,凌蓝彻底放弃了。要不是阴夕山的环境得天独厚,凌蓝根本忍受不了隐于世外的寂寞,他从来不喜静,但不得不做此选择。

    凌蓝的居处在阴夕山对着凡界的这面的半山腰上,那是一个很深的潭洞,洞门上写着三个大字:烨煊潭。

    烨煊,凌蓝的亲哥哥,当今龙族君王。正是他,让凌蓝不得不隐忍至此,可三百年来,凌蓝从未对他产生过怨恨,有的,只是忏悔。

    终于到了烨煊潭,凌蓝顺手将镜子放在了石几上,快步走了一段后便一头扎进在洞内更深处的潭中。

    伏腾了几个来回之后,凌蓝躺在岸边长舒了一口气。果然还是阴夕山的水澄澈,芜灵江水里的脏污太多了,置身其中真是一点儿都不舒服。

    游跃了一天了,凌蓝实在不想在水里睡觉。

    也许是太过疲累,凌蓝很快阖上眼眸

    世有两川,溟川,淼川。川外合混一境,常青境。

    地母以身封印凶兽之后的千余年来,五族分境,时和时战,万物并未享足太平。

    芜灵君骁勇善战,灵泽独厚的溟川最终被芜灵族占领,许多他族兵将也被芜灵族收服。鬼族在多次正面争夺战落败后逃往常青境以西。龙族、翼族附势而拥,但芜灵族长老并未赠予他们分毫溟川之地,只允诺可归系同宗,结盟共存。自此,龙族居于北常青境,翼族居于南常青境。

    还有一族生灵属凡界,被称为人。凡界生灵虽没有术力,但因他们是被地母之祖捏泥所造,且地母万年前就在淼川启谕威慑芜灵、鬼、龙、翼四族不可损凡界分毫,所以凡界生灵从未被其他四族的征乱纷扰,多年来始终自在生息。凡人甚至大都不知有其他四族的存在。芜灵族和鬼族对战时都是在常青天境,四散奔走的族兵也会小心翼翼地极力避免身落凡界。

    凡界除外的其他四族羡慕极了凡界生灵的特殊地位,都努力修炼术力以化成人形。

    东溟芜灵,北龙南翼,西落鬼族,凡界至中。五族暂安于溟川和常青境。

    而淼川的神秘面纱,还未被揭开。

    芜灵江发洪了。

    千年难得一见的洪灾侵袭了溟川一带,芜灵君通启了溟川天境转移民众,全力赈灾的同时急忙遣人去向龙翼两族求助。

    溟川水域,一尾巨大的青叶顺流浮行,着蓝袍的人坐在青叶上,在他旁边有一袭蓝衣平展铺开,不细看不会发现蓝衣下有个圆形的轮廓。

    凌蓝此刻身心俱疲。他隐匿多年,本不想管任何闲事,无奈当初对他有恩的然翁在这日的子时用灵哨唤他,会意他在芜灵江源口接一物。他本以为此事很简单,没想到正巧芜灵江发洪后不久,水流时而湍急时而和缓,芜灵君布的藤网弯弯绕绕地顾及到了近岸的每一处,像矮墙一样定基在河道两边,凌蓝边应对着水势边努力控制龙尾卷伸之间不被岸上藤刺所伤。

    任何术力在发源于溟川圣地的芜灵江里都会被吞噬,想要去它的源口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凌蓝是老老实实地化出真身潜行,其他真身不服水性的生灵渡江则要用船。

    凌蓝急急赶到溟川涧口之后有些体力不支,他只把头探出水面环顾四周,想看看然翁让他接的东西在哪里。

    就在凌蓝转头向正上方看的一瞬间,一阵强光猛地向他的双眼刺来,他慌忙闭上眼想埋头伏入水中,突然砰的一声,他被什么砸到了头。

    然后,凌蓝失去了意识等到他醒来时,他就睡在一尾青叶上,而他的旁边,一轮镜子正安静地平躺着。

    溟川涧口并无其他异动,想必这东西便是然翁吩咐凌蓝要接的。其实即便他接错了,他也没有心力再返回了。先厚着脸皮交差吧,凌蓝想。

    这尾青叶浮行得十分平稳,凌蓝不禁感叹它的神奇,回想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发现此物。就算发现了,在芜灵江里也很难操纵,想到这里,凌蓝稍稍有些惊异。

    溟川的美景很快将凌蓝的目光吸引住了,驶过的这一段里,他看遍了当初待在凡界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能看过的四季,嫩柳低垂,万花盛开,红枫染山,梅点霜枝

    恍惚间,自己已然隐世三百年。一千岁以前游遍凡界的念想,如今看来是不大可能实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