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唯美小说 > 凌析灵镜传 > 第二十五章 圣禄刹熄

凌析灵镜传:第二十五章 圣禄刹熄

小说:凌析灵镜传作者:堇骁

    伍禄的头重重地摔在染了血的枕头上,再没了声息。

    他是笑着咽气的,伍虞看到了。

    伍虞悲郁攻心,哭晕了过去,伍禄再也看不着了。

    这一场伤逝晚话,焚烬了过往的积怨,淹没了未起的新渊。

    你们在殿门内等候,不要出去。伍虞转头小声吩咐了那两位太医。

    同样是离开,侍候的宫人脚步一顿一顿地才穿过屏风,得到退令的太医却走得如释重负,转眼就到了殿门口。

    浇肤的寒意和塞鼻的闷腥味充斥着整个内殿,龙床近边放了个还未被浸沾的新盆,和了血的水渍才干的铜盆在一旁摞了四层,不知累在最底下的盆子里的血巾是怎样被横七竖八地放着的,第二层往上的铜盆都摞得歪边斜沿,像失了主心力的东西勉强组形,顷刻就要倒塌崩散一样。

    父皇,孩儿已经遵从您意,让他们都退下了。伍虞抽开一只手掖了掖伍禄身侧的被边儿,转而又握上伍禄的左手,也就是他方才急急托住的那只手,好像这样能牢牢留住什么似的。

    好——伍禄的字音还未吐完全,一鼓腥甜突然涌向他的喉口,成了他呼气的阻碍。

    他嘴角抽搐着闷咳,不自然的红染了原本苍白的脸,强忍了片刻后终于能勉强顺气缓过来之后他并不安分,紧接着就开口:虞儿,答应父皇

    你说,你说。伍虞用力点头的瞬间,噙在眼角的泪忽地就落在了伍禄的手上。

    伍禄的眼轻闭了一瞬又睁开,他缓慢地说道:如若你祖母来,一定让她不要见我,一定。

    伍虞听罢,噤声了,凝视着伍禄的一双泪眼透着那么深的疑惑、不解、忧悔

    伍虞迟迟不应,伍禄动气地伸头喊道:听到没有?!

    他的声音相较之前大了许多,伍虞还是没有回答。

    他不知如何回应自己父皇这有悖于亲伦的要求,想问缘由,此时此景让他也问不出口。

    伍禄正要暴呵,一口血突然冲上他的喉,直直地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伍虞的惊声呼唤伴随着伍禄一阵猛烈的咳嗽在大殿回荡。

    不一会儿,床边的铜盆的盆底就被浓血遮漫得严严实实。等伍禄终于畅快了,伍虞便扶他躺好,帮他拂着胸口。

    我就这一个愿望,虞儿,答应我,答应我伍禄的情绪软了下来,近乎恳求的语气叩击着伍虞的心。

    别说话了,父皇,别说了!伍虞是吼出来的。

    虞儿,不要让你祖母见我,死也不见不见!伍禄比伍虞更激动,他说着又伸头要起来,霎时脸色焦红,仿佛下一刻就又要吐出血来。

    见此,始终紧提着一颗心的伍虞选择妥协。

    我答应你,父皇,我答应你。

    伍禄听着了伍虞的承诺,这才冷静下来,平身躺好。

    看伍禄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伍虞想为他擦去嘴角的血渍,奈何找不着帕子,他伸手就攥起袖角轻擦了去。

    伍禄看在眼里,神情渐渐变得柔和。

    虞儿。伍禄舒缓的眉间尽是慈祥,你恨父皇吗?

    伍虞摇头,眼泪扑簇簇地落。

    在及知的离别前夕,哀楚、慈悲、温良,要离开的人总是这样。

    你的事情,我已经拟旨了,父皇这几年,一直冷淡待你你真的不恨我吗?

    伍虞闭着眼重重地摇头,后又开口哽咽道:不恨,儿臣从未恨过父皇。

    不是。伍禄摆手,你不是臣,我只当你是我的至亲。

    嗯,孩儿是您的至亲。伍虞眼眶闪烁,不停地摩挲着伍禄的手。

    伍禄的喃喃声不断低回,他的目光慢慢飘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