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唯美小说 > 凌析灵镜传 > 第二十六章 先皇遗诏

凌析灵镜传:第二十六章 先皇遗诏

小说:凌析灵镜传作者:堇骁

    扶棺仪式已经结束,侍候伍禄的宫人从偏门进来,为伍虞带来了伍禄的遗诏。

    传位遗旨本是要由先皇侍监在伍虞的即位大典开始之时宣诏的,可是,伍禄多颁了道秘旨。要不是那宫人暗传消息,伍虞也不知道此事。

    伍禄状况危急的那晚,严令任何人不许通传给太后,后来知道消息的太后几度晕厥,她想见伍虞却未如愿,下懿旨传见都没有得到回应,后来,她便将伍禄寝殿里里外外的侍监都叫去问话了。

    但太后不知道,许多人也不知道,那个曾经常为伍禄研磨的宫女,才是应被注意的人。

    那宫人一入灵堂就要将秘旨展开来宣诏。

    你何时开始在我父皇身边当差?

    突兀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灵堂的氛围比方才安静的时候莫名添了份悲凉。

    回殿下,两年前。那宫人收起遗诏,忙跪地垂首恭敬地回话。

    常京知道你吗?伍虞的语气还是毫无波澜,但话是认真问的。

    禀殿下,知道。

    伍虞叹了口气,疲累地开口:讲清楚些。

    是,殿下。因奴婢心细,性子又受耐些,管我的嬷嬷瞧我顺心,暗荐助通我去了御书房专手研磨,想着我若出息了,还能照拂照拂她。圣上先前并不把我与其他宫女区别得来,而后有一次那宫人说到这里,有些犹豫。

    继续说。伍虞的话适时出口。

    是,是有一次,太后娘娘来送羹汤,圣上将先前描好的一幅丹青慌忙塞给我,嘱咐我为他收好,完成了这件事之后,陛下开始对我多了份信任,后来,我成了陛下的贴身宫女,在我之前有三个宫女做这份差事,常京应该只是把我当平常的婢女,他若想得多些,顶多会觉得我比较得圣意罢了,并未发现其他,我也没有受他盘问。

    他和你,谁与父皇更亲近?伍虞追问。

    回殿下,常京。奴婢不敢虚言,奴婢知道自己只是一个需要以身保密护旨的奴才,全在陛下起意得早,栽培得早,运筹得早。那宫人杵了杵身子活动了一瞬膝盖后继续欠身回话,至于陛下最看重的心腹,还是常京,只是这个心腹,人人皆知他身份,行事难免会有不便。

    听清楚之后,伍虞半晌没有言语。

    殿外的哭声此起彼伏,有一声婉转低回,有一声戚戚哀哀,那一声悲恸无比,后一声又呛气隐忍,真真假假无从辨。

    你,为何不哭?伍虞的泪顺声而下,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奴婢的眼泪哭干了

    不,不是。伍虞闭眼摇头,你不应该这样回我,你不是个机灵的,你怎么不聊慰我?

    那宫人赶忙叩头:请殿下恕罪,奴婢不知如何安慰,怕失言冲撞

    你不知,你怎会不知,你只是不愿再在这深宫待下去了。伍虞的眼里是洞悉一切的意味,又暗藏几分凄凉,你猜到我或许会感念你独忠父皇,然后放你走,对吗?

    那宫人跪地伏首,久未回话。

    静默了许久后,伍虞左手撑地,右膝慢慢抬至腰前,缓缓起身。

    罢了,你走吧。

    跪在地上的人闻言又叩首,道完对太子殿下的感激之意后,她直起了身子,但没有立即站起。

    以前常看陛下书‘防’和‘守’二字于宣上,奴婢以为,这应是陛下得心之道

    走吧。伍虞向身后摆手道。

    不出片刻,灵堂前只剩伍虞一人了。

    伍虞站得离棺近了些,他的目光不知散落在了何处。

    为君之道,在孩儿看来,精髓在于‘新’,毕生追求是为百姓造福原则是不为一己私欲陷天下于不顾,要义是若能和议通联则不战,若有人危及百姓的利惠,那么,就算覆灭也要同他战

    伍虞认真地说着,他想象自己回到了那晚,他的父皇就在他面前,板着脸等他论一论为君之道。

    一君,他可以有奇异的趣味,就算不被理解若是他专心竭力把所爱之技精炼纯熟了,那也是一种获得。

    孩儿说的,您可还满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