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唯美小说 > 凌析灵镜传 > 第四十九章 圣友出逃

凌析灵镜传:第四十九章 圣友出逃

小说:凌析灵镜传作者:堇骁

    女子驭马拥男子在前,真是难得一见。

    冬歌感受到来往路人们的一道道诡异的目光接连不断地朝他投来,林深实在忍不住了,就挪了挪手臂,蹭了蹭冬歌的肘内一侧。

    怎么了?冬歌轻握着疆绳,漫不经心地问坐在她前面那位看着有些别扭的男子。

    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听似无意地道这样坐在马上,我有些不自在。

    有什么不自在的,马儿可是代步的好工具啊,我以前经常去山民的栏院里骑马,骑一整天都不会觉得不自在。你不是说要去什么相府吗?这京城这么大,你就坐着安心带路吧,我能制住它,你不会被马抛了的。冬歌瞥了林深一眼,再说了,要是那些铁汉追上来,我们登时就可以快马加鞭,逃得无影无踪。

    林深听冬歌说着,心想伍虞应该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忽然,有两个字慢悠悠地从他的耳朵钻进了脑海里。

    铁汉?林深一时反应不上来。

    对啊,铁汉,就是那些追我的小喽啰。冬歌不以为意,京中人真有钱,不仅有近百来个寨子那么大的房院,还给看家的每个人都配了铁帽你笑什么?

    林深突然笑得一抖一抖的,冬歌惊奇地勒住马,然后探头看他。

    没事、没事。林深简直要笑岔气了,不知道伍虞听到别人这么说他宫中的侍卫,会不会气疯

    片刻后,冬歌推了林深一把,让他不要笑了。再行进了一段路之后,林深突然想起一件急事,于是冬歌应需驾马狂奔起来。

    蓬勃的太阳派洒着暖光,呼啸的清风擦过耳际,自觉闪开的行人在街道两旁结成时密时散的列队,冬歌恍惚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在山中恣意奔走的小匪头,这一刻,她正掳了中意的压寨夫君,在奔赴成亲仪式的路上。

    她记得,以前三哥教她识字时,她总觉得读书真苦。后来遇到这个救了她一命的书生时,她想着,一定要帮这个人脱离苦海。

    她们山里的人,最看重情义了,她从小就知道要加倍偿还别人对自己施过的恩。

    当时的她,是能给他无忧无虑的质朴生活的人,所以她想给他一个身份让他得以留在山中快乐地过活。

    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如何报恩,成了冬歌最在意的问题。

    京朝殿下如此喧哗,发生何事了?天子缓缓从大开的殿门口迈步出来,不惊不慌的语调和他从龙椅到大殿门口的步调异曲同工。

    一时百官回头,群兵同向,天边浮躁的云团仿佛也被遏住了,钟老将军不敢再大起动作。

    回禀陛下,有刺客闯宫,臣请除之。钟老将军收回大刀,跪地请命,冬歌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放下自己握紧在手中贴着自己肘臂的剑。

    陛下,此人是我的故友,并非刺客,她无意闯宫,更无心行刺,微臣愿以性命担保。林深匆忙跪了下去,着急地解释道。

    众官听闻此,都暗自腹诽。这人今早才受封代职丞相,实际也就是个辅职副位,先代的皇帝们也不是没封过这等官职,最后没有几人能从代职的位子成功通正,大都会被后封的正位丞相打压,下场凄惨,他还没有摸清自己算几等人物就敢对皇上说这种话,况且今日之事涉到最忌讳的刺客问题,皇上怎会凭他一人之言就此作罢?

    这人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冬歌看了看林深,再看见那老头难得安分地跪在地上,又匆匆瞥了一眼殿阶上那个明皇色的身影,牵着缰绳的手蠢蠢欲动。

    伍虞注意到了那身形如削的马上人转头的细微动作,忍不住勾唇好笑地盯着她,不打算出言施令。

    林深,起来!冬歌突然叫喊了一声,林深惊觉,猛然转过头去,鬼使神差地站了起来,满眼都是那个女子睁大眼紧抿唇、伸肘扯疆朝他奔来的样子。

    一刹那天旋地转,所有人的脸霎时晃荡着模糊

    冬歌拽住林深的手臂,一把将他拉上了马,然后调转马头飞驰踏过钟将军这边的内侍,向出宫的方向急奔。

    那老将军又急又怒,用力将手中的刀朝那匹棕马的蹄子劈去,很不巧,这有排山倒海之势的冲袭被擅长驭马的冬歌轻易就躲过了。

    宫墙之间,女子愉快又爽朗的笑声不停回旋

    望着那绝尘而去的一骑,钟老将军目眦欲裂,一众朝臣和侍卫目瞪口呆。

    眼看着钟将军要下势去追,大殿门口的人发话了。

    这两位都是朕的友人,今日之事实是一场误会。钟将军护君心切,朕甚是感动,后日朕要亲自送你回营,再以银璃铁剑作饯。伍虞动了动横撑在腹前的左手手腕,微微颤抖的手指才伸开了一瞬,忙又轻轻蜷握起来。

    钟将军转过身来面对伍虞,用力抱拳跪地道保护陛下,守卫京宫秩序是臣的职责,臣不需要任何赏赐。倒是要请陛下恕罪,方才臣一时心急,未搞清楚状况,差一分便可能伤到陛下的故友,险有痛创。

    身着唯圣上可穿的金甲闯宫,此人只会有两种身份。一是妄想来逼宫的反贼,二是经允可以在皇宫放肆的极得圣宠之人。

    先前伍帝不作声,钟将军就当那悍女是刺客或反贼,现下伍帝说她是友,那钟将军也只能相信下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