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唯美小说 > 凌析灵镜传 > 第五十七章 天子之怒

凌析灵镜传:第五十七章 天子之怒

小说:凌析灵镜传作者:堇骁

    为何把墙砌得这么高,这相府的构筑真是古怪!短短片刻,伍虞已经在心里狠狠地埋怨了那座墙不下五十遍。

    疼吗?林深轻声问了一句。

    意外于林深的温柔,冬歌的心跳突地剧烈了,许多复杂的情绪也在这一刻尾随着涌上了心口。

    莫名地,喉间越来越涩,鼻尖也酸到了极点。她委屈地扁嘴,慢慢转头看向林深。

    像是两颗黑紫色的葡萄各被剥开了一角,晶莹的果汁霎时就扑簌地溢落下来。

    疼!冬歌瞪着莹亮的泪眼说了一个字后开始哇哇大哭。

    平地惊雷之势的哭泣,把站在地上的伍虞吓得抖了几抖。

    姑娘!姑娘芳仪也被这暴风般的嚎哭声传唤了过来。

    手足无措的林深僵在半空,他难为情地转过头来看看伍虞,又看看芳仪。

    她怎么了?伍虞严肃地问芳仪,他猜到这丫鬟应该是那位李将军的贴身婢女,她应该对事情的原委了解一二。

    回皇上,奴婢,奴婢不知道芳仪只顾着向冬歌急奔,一时忘了天子也在这里。

    芳仪以前在光华宫待过几日,当时还未被正式册录就来了相府。每个宫女都幻想过圣宠临眷,曾经的芳仪当然也不例外。不过第一次与皇帝距离如此之近的她,当下的心情只有畏怕,再没有别的。

    芳仪,她是何时坐到这上面的?

    林深的语气比伍虞柔和许多,芳仪怯怯地转身抬起头给林深回话,而冬歌仍在一旁涕泪俱下地大哭着。

    姑娘她一早起来就喊着耳朵疼,奴婢们为她擦拭了些时候之后便准备穿坠,可是,我们只给她戴好了一只耳坠,姑娘就跑出来跃扑到了墙上

    放肆!既然你们主子都说了她耳朵疼,为何还强行给她穿坠?简直胆大包天!十分动气的训斥一出口,伍虞突然惊讶自己的心绪似乎不受控制。

    芳仪的脸色一霎蜡白,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弯下身就重重地叩首奴婢知错了,求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冬歌突然止住了涕泣,急恼地看向伍虞你训她做什么?明明都怪他!

    被冬歌指着的林深疑惑地回望她,满脸不明所以。

    被吼得发愣的伍虞也疑惑地望向墙顶的二人。

    要不是你给我送来了这身奇怪的衣服,还有那些繁琐的饰物,她们就不会为了讨你欢心而逼我穿戴这些东西。冬歌愤恨地努了努嘴,她的眼里含着三分委屈,七分责怪。

    我是按照你之前穿的那个衣裙的式样给纺裳坊的织师说的,没想到她做出来的衣物是这样的,虽说有些出入,但这是人家辛苦赶制而成的,我不好大加责备,也不好退还,所以只得拿回来送给你了。

    听林深说完,衍析连连摇头,她啧啧了几声后道明摆着委屈了人家姑娘,还要实实恳恳说出来,真是榆木脑袋。

    可是那个傻姑娘,永远也不会真心去计较这些。

    就是你随随便便送的东西害得我的耳朵被扎穿了,你说怎么办?冬歌说着眼圈红得更厉害了。

    冷敷会不会好一点?伍虞提议。

    芳仪,去取些冰来。林深觉得这个办法甚是可行。

    芳仪没有当即起身,她跪着回道大人,府里没有硝石,也没有存冰

    伍虞又怒了朕方才瞧见你们府上的下人不少啊,既然你们一早知道存冰短缺,为何没有人去城北的冰窖拉运一些冰回来,你们的脑袋都是木头做的吗?

    他竟和衍析想到一块去了。

    再度发火的伍虞终于吸引了冬歌的注意。

    她记得这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心事就被他偷听去了,更怪异的是,她这两日会不时想起他那双眼,而且总觉得心里犯毛。

    她知道,皇帝陛下是三城至尊,是动一动手指就能灭了整个南山的人,所以即使不大看得惯他,冬歌也不打算招他。

    隐约觉得伍虞也正要向她看过来,冬歌立即别过了头,把目光移到了院中的银杏树上。

    林深,带她去宫里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