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现代战争 > 焚巢 > 第十四章 女随父姓

焚巢:第十四章 女随父姓

小说:焚巢作者:剑岚山

    卞宏浚僵硬的拍了她的肩膀:你很好,是我不好。

    叶山岚没有理会他的话,自顾说着:我找不到她,从诏狱里救出了几个老头,可惜他们不肯告诉我任何东西,我把他们藏了起来,或许将来有用。

    这些不是你是事,你不该这么做。卞宏浚感到有些惭愧。

    叶山岚用力的抱紧他,哭腔的喊着: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突然推开卞宏浚,红着眼看着他:你难道还想再把我赶走?

    卞宏浚没说话,偏着头不敢正视她的双眼。那双通透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他很害怕。

    卞宏浚我再告诉你一次,芝芝是你的女儿,她姓卞!永远都姓卞!

    这话让卞宏浚感觉到自己的无法呼吸,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压力,让他觉得胸口有万座大山在堵着。

    你大概不知道,那天晚上喊的是谁的名字。叶山岚苦笑着抹掉眼泪,身上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忽然消弭无形。

    躺在我身边,却喊着她的名字。你知道我有多难受?你知道我夜里起来好几次,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多少次?又朝着自己心口放了几次?

    我对你千般照料,换来的就是你这样的羞辱!

    叶山岚不知何时蹲在了地上,将头埋在膝盖上,哭得像丈夫暗地里败光了家产的村妇那样无助,那样心酸。

    卞宏浚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削瘦的身材无法支撑那宽大的衣衫,被北风吹得摇摆不定。

    他低着头,看着衣摆,仿似看着自己那摇摆不安的心,看到了叶山岚这几年孤身一人带着孩子漂泊不定的生活。

    我这辈子欠你最多,怕是永远都无法还清。

    叶山岚依然蹲着,听到这话并没有好受多少。她抽咽了一会才说:你欠我的不用还,可你欠芝芝的必须还。

    她站了起来:她四岁了,每天睡前都问我。父亲在哪里,她不要我了吗?

    恰逢此事,静室里的芝芝玩得有些无聊,大声的喊道:父亲,母亲,快来陪芝芝玩呀!

    卞宏浚脑中轰的一下炸响,一丝暖流在心底缓缓蔓延开来。

    叶山岚朝着静室走去,轻声说道:若不是如此,你觉得我会回来吗?

    在燕飞羽的印象中,这位师娘从小就强迫他这么称呼。即便自己师父并没有娶她过门,可她丝毫不顾世俗的眼光,就连卢龙山顶那位老头一再反对,她依然一意孤行。

    叫师娘就叫师娘吧,其实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反正十岁之前,师娘就一直跟师父住在一个院,平日里的生活过得跟真正的夫妻差不了多少。

    他其实也很希望师父能真的娶了师娘,可不知为何,师父对此十分抵触,便是他曾经在师娘提点之下哭闹,也没能让平日里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师父做出改变。

    别管他,你就叫我师娘就行,我看谁还敢嫁给他!

    这话是师娘当众说的,暗地里被不少人当成了笑谈。可他们也不敢当面说些什么,反而还会敬佩她敢爱敢恨。

    燕飞羽之前一直都不明白,师娘人长得其实挺漂亮的,就是性格泼辣了些,除此之外都挺好的,为何师父就是不喜欢呢?

    他曾经问过一次,不料被师父责罚,被逼着为师弟们洗了一个月的衣服,之后就将这问题埋藏心底。

    如今他长大了,最近又从陈师叔那里听到了点事情,突然想明白了:师父心中有喜欢的人,可惜那人不是师娘!

    卞宏浚,你今天当着徒弟们的面说说,我叶山岚哪点比不上她?

    教场里的大部分徒弟这时候才知道,这位气质非凡的村妇叫叶山岚,还跟师父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卞宏浚对她这脾气早就习惯,可依然有些受不了。便微微发怒:你能不能讲点理?我们的事情私下里坐下来好好商量不成?

    叶山岚哼了一声,突然弯下腰,轻轻摸了摸女儿的头:芝芝,那就是你父亲,快去抱抱。

    芝芝一听到这话,撒开了小腿飞快的跑过去,生怕自己平日里一直念叨的父亲会突然消失。

    她穿的衣服很厚,跑起来极为不便,好几次都差点摔倒,看得燕飞羽等人揪心不已。

    就在她将要跑到卞宏浚身前之时,脚下一不小心拌了一下,小身板扑腾向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