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现代战争 > 叹叹叹她人比花娇 > 57.第 57 章

叹叹叹她人比花娇:57.第 57 章

小说:叹叹叹她人比花娇作者:粟西米

    这位姑娘,哎,且慢,我话还没说完,你怎就砍上了——

    菀娘回过身,想也不想,使出吃奶的力气举起斧头抡过去。

    沐锦有所防范,快一步跳开,灵巧避开凶器,转头看向菀娘,露出责备的神色,然而,两人的视线一对上,彼此都是一愣。

    借着屋檐下灯笼散发的昏黄光线,菀娘看清来者的面容,半边脸醒目的胎记,着实让人有些不适应。

    沐锦则是痴痴望着菀娘,这脸瘦了不少,个子也跟她差不多高了,可这眉眼的神似,还有血浓于水,想亲近的强烈羁绊,也只有当娘的感受最深刻了。

    菀菀,娘可算找到你了!

    翌日, 直到日上三竿, 菀娘也没有看到明师太的身影,反而等来了楚渊,菀娘对这位贵公子的心情矛盾极了,不想见,可为了弟弟又不得不见,所以脸色委实没那么好看。

    楚渊也看得出小姑娘不待见他, 可怎么办,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也不存在赔礼道歉的说法,他此次前来,是被母亲耳提面命,对自己昨日的行为做个澄清, 顺便扭转一下自己在小姑娘心里不好的印象。

    昨日在下一时情急,多有冒犯, 还望姑娘海涵!

    这时候又是一副温文尔雅, 风度翩翩的模样了,可菀娘心底的气依然消不下,没什么好脸色道:若我先给公子下个药, 再说这番话, 公子又是何心情。

    楚渊一愣,接着展颜一笑, 眸光熠熠:起初心里定是有些不舒坦的, 可既然对方表现出了诚意, 药里又没有带毒,反而对习武之人大有裨益,又何乐而不为呢!

    公子的意思是,我弟弟没有中毒?菀娘也愣了一下,难不成你给他吃的还是灵丹妙药?

    虽不中,亦不远矣!反正,令弟吃了,对他只有好处,并无坏处!

    菀娘仍是不大信,眼露狐疑的神色:公子敢不敢对天发誓,若有一句妄言,天打雷劈,五雷轰顶,肠穿烂肚,不得好死!

    楚渊沉了气,举起手,俊容肃敛道:若我有半句欺骗,不仅不得好死,还永世不得为人,去往畜道轮回。

    这誓言够毒,菀娘又是一怔,他倒是敢说,那么,她是不是该信他一次呢!

    楚渊见小姑娘太过谨慎,小脸严肃,不由又是一笑:其实,你信不信都一样,反正我没有什么所谓的解药要给你弟弟,与其愁肠百结,倒不如放宽了心,想得太复杂,烦扰的还是自己。

    既如此,那我和公子也无话可说了,告辞。心结解开,菀娘整个人放松下来,勉强扯起嘴角对男人笑了一笑,转身便要回院子。

    楚渊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心头一悸,快速开口道:姑娘和令弟样貌出众,跟我幼时见过的一对长辈颇为相似,他们夫妻一个姓姚,一个姓沐,不知姑娘芳名,与那二位可有渊源?

    菀娘脚步顿住,蓦地回转身,不可思议地望着楚渊:那对夫妻是何身份,现下又在何处?

    我那位姚叔曾经官至左卫上将军,掌宫禁宿卫,因八年前东宫一场突发大火,被朝中几名大臣以玩忽职守,不堪重任,扑灭不及造成损失过大等多项罪名弹劾,一贬再贬,最后贬到漠北当个守城小官,未得皇帝宣召,终生不得离开。

    默默听着楚渊说完,菀娘眼圈也红了,哑着嗓子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场火,分明是太子玩乐时误放的,可没有人敢说出真相,姚将军白丁出身,从不结党营私,孤臣一个,又是禁军统领,在他们眼里自然就成了背锅的第一人选。

    墙倒众人推,姚叔实在是可惜了。楚渊从母亲那里听说这段旧事,并不是很了解具体内情,不过母亲对姚家夫妻赞誉极高,想必姚将军是真的有冤情,然而时过境迁,人事已非,想查也毫无头绪,他也只能这样感慨一句了。

    当年的事,她父亲有没有罪,是非曲直,其实最终都在于皇帝一句话,朝臣们不也是看皇帝脸色行事,菀娘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对楚渊心怀戒备,更加不想提到往事,也不想挑明自己的身世,微微颔首道:公道自在人心,如果没别的事,恕我先行告辞!

    其实,你大可不必对我如此防备,楚渊目光落到菀娘瘦削的肩头,一片落叶掉到上面,他不禁伸出两指轻拈起叶子,又快速收回手,将叶子弹落,挑眉淡淡一笑:更何况,为自己未婚妻分忧,天经地义,义不容辞!

    一句话说得菀娘脑子里炸开了锅,勉强压着震惊的神色,往后退了两步,一本正经道:有些话,半句玩笑都开不得,公子慎言!

    真心话,我从不开玩笑,你生下来不到一个月,我抱过你的,又胖又沉,还在我身上尿了一泡,好在没什么味道——

    公子请不要再讲这些荒唐的话了,越听越羞人,菀娘闹了个大红脸,不免心生恼意,你说你认识姚将军,可有何证据?那起大火当年在京都造成的轰动很大,你从长辈那里听说也没什么奇怪!

    楚渊不仅不恼,看菀娘的眼神反而多了几分赞许,女子有防备心是好事,尤其是貌美的女子。

    姚叔从军之前是铁匠,哪怕后来官至大将军,闲时也会在家里打打敲敲,令弟的那把大刀,和姚叔随身携带的兵器一模一样,只不过小了一个尺寸,且不说这个,单看你们容貌上的相似度,以及你的年纪,也十分的吻合,何况,不只是我这么认为,就连姚夫人的闺中密友,也是这样想的。

    闺中密友?你指的可是明师太?菀娘几乎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接着追问:你和明师太又是什么关系?

    我以为,姑娘已经猜到,又何必再问。

    楚渊这样的回答,更加肯定了菀娘的猜测,神情也更为谨慎:你究竟是什么人?明师太既然是你的母亲,为何又在这山中出家为尼?

    这男子非富即贵,明师太是他的母亲,那也该是大户人家的主母,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过,偏要在这偏僻之地苦行,又是何缘由。

    涉及到家宅**,在下不便多言,和姑娘的婚约,是由两家长辈口头协定过的,君子一诺千金,就算姑娘不认,我也不能就此当做不存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