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现代战争 > 帝国再起 > 第四十三章 力从地起(十三)

帝国再起:第四十三章 力从地起(十三)

小说:帝国再起作者:张维卿

    陈凯的口气充满了不容置疑,这并不是一个商讨合作的态度。只是,郭之奇听到此处,哪里还听不明白这个中深意。

    说白了,郑氏集团为了维护海贸利益,对马尼拉的佛朗机人展开禁运禁航,福建和广东大部皆是厉行。唯有粤西沿海不光是没有禁运,反倒是当地的文官、武将基于自身利益放任,甚至是主动的与佛朗机人展开贸易。这已经损害了郑氏集团的根本利益,陈凯作为郑氏集团在广东的一把手,自然是义不容辞。否则,他在郑氏集团内部的威望就势必会受到影响。

    无论是对于郑氏集团,还是对于陈凯,粤西的问题都要尽快解决。这才是真正的合作基础,而非是那个总督什么的官位。

    从来,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陈凯不认为儒家士大夫阶级会背叛他们的阶级利益,也不认为郭之奇是那种会背叛阶级的个体。

    谋求合作,奈何对方根本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抱着今天不打你个桃花满地、落英缤纷,哪怕不得不谋求合作,也总是捏着鼻子的旧有心态,全然没有发现,在政治层面上,当利益趋于一致,仇敌也可以变成盟友。

    这就好像是三个朋友约出去玩,一个要吃火锅,一个要去撸串,还有一个则还心心念念着副本没打要去泡网吧。这时候,总不能联合撸串的先把妨碍吃饭的网瘾骚年打死,再以火锅神教的名义灭了撸串邪党,最后一个人去火锅馆子里点上个鸳鸯锅,一边喝着小酒儿,一边缅怀那逝去的青春和友情吧。

    以此为例,比较合理的办法是提议一起去吃火锅,吃完了火锅才有力气通宵上网,而撸串作为夜宵完全可以点了外卖,在网吧里一边下副本,一边撸串喝啤酒,大家好容易凑在一起,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奈何,现在的问题是当陈凯提议了,郭之奇这个家伙显然还在纠结于吃饭会妨碍到他下副本的事情,完全无视时间的飞逝。这时候,一计友情破颜拳打过去,将郭之奇的注意力重新拉回来才是正途,难道还要就这么等着他醒过闷儿来不成?

    当然,对此,陈凯也并非没有做着两手准备,假使郭之奇和他背后的文官集团始终是执迷不悟的话,那么他也介意给他们继续放血,让他们在失血过多中慢慢的丧失生命力。还是那句话,要嘛上车,要嘛一并被碾成齑粉。至于车开往何处,反正不是幼儿园就对了。

    二人都是聪明人,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明白了,一点就透。在趋于一致的阶级利益面前,陈凯对张孝起的为难也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东西。唯独是颜面上

    哎,你这样难为将子,哪有半点儿诚意?

    我不拿粤西的事情做文章,您能亲自来广州一趟吗?若我只是与张将子谈,他有没有资格决定尚且两说着,以他的脾性,只怕也没得聊吧。

    此间,见得陈凯那一副我也很无奈,我能怎么办呢的表情,郭之奇叹了口气,陈凯说得没错,张孝起既无权决定,也不是个谈判的合适人选。而他也是最清楚当下形势的,现在不是陈凯求着他们,而是朝廷有求于陈凯。这,甚至与当下双方围绕着粤西的争夺都没有半点儿干系!

    重新缓和了一下情绪,摒除了那些旧式的思维,郭之奇再开口已然是判若两人:天子和当朝诸公对于竟成的才具都是交口称赞的,朝中早有提议,认为以着竟成的才具,入朝为兵部尚书足矣。倒是老夫觉得,当下竟成在地方上用事,或可更好的施展才华,便拦了下来。

    嗯,此事督师思虑周详,下官这时候贸贸然入朝,八成也是会困死在朝局之中,远不如在地方上。

    肯定了郭之奇那前后恍如人格分裂般的话语,陈凯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真正的戏肉还在后面:所以,朝中有意任命竟成出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挂兵部尚书衔,不知竟成意下如何?

    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这是明廷承平时的常态。只是这官职,素来是因时而设、因事而设、因人而设,当初明军收复广东,一番博弈之下,就是由连城璧继续担任两广总督,而广东巡抚的官职则由当时的漳泉潮惠四府巡抚陈凯接任。当时能够一分为二,现在自然可以合二为一,而从兵部左侍郎迁兵部尚书,则更是无须赘言的应有之义。

    两广总督?陈凯低眉转瞬,再抬眼,却是断然否决了这一提议:有督师经营广西,下官是很放心的。这两广总督嘛,未免事权重叠,造成不便,还是算了吧。国姓早前倒是有将收复江西之责相托,亦是名正言顺。

    如此也好。

    升迁,自是好事,但是陈凯不愿染指广西,亦是一份诚意。甚至,这里面还蕴含着更加复杂的问题,郭之奇很清楚陈凯对此是了解的,否则也不会说出初入这公事房时的那番话来。

    不瞒竟成,自从孙逆降虏,虏廷就在积极备战。就在老夫出发前不久,虏宗室罗托会同湖广虏师攻占了辰州

    辰州易手,已经是最近这两年的第三次了。因为辰州失陷,孙可望不得不拖延了内战的时间因为辰州再度收复,心里有了底了的孙可望才能够集结重兵内犯。归根到底,在于辰州实乃是贵州的门户要地,如今辰州再度落入清军之手,他们便拥有了长驱直入贵州的地理优势,对于战局而言实在是个大大的坏消息。

    这,以及更加广泛的区域,清廷自从得了孙可望这个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奇货便急不可耐的向明廷发起进攻。换言之,郭之奇早前在广西时认定了陈凯最大的依仗所在,那就是局势越加的对明廷不利,迫使着明廷不得不对其妥协。相较之下,拉拢武将、咨议局、疍民,那些表面上对于张孝起的威胁其实从来都不是真正致命的。

    最开始,郭之奇是如此看待的,只是亲自见上一面,才知道他仍旧是看得狭隘了,陈凯想得明显比他们要更加深远。

    此间,郭之奇将话挑明了,陈凯也是没有半点儿犹豫,当即便表明了态度:朝廷有难,为人臣子自然是要设法挽救,此事义不容辞,下官自会设法牵制逆贼洪承畴及湖广和广西的虏师。但是,虏廷此番必是竭尽全力,妄图毕其功于一役。朝廷还需做好准备,以应对更大的威胁才是。

    满清崛起的过程中,偶然实在不少,但是孙可望降清这却仍旧可以说是天字头一号的偶然。自永历六年的大反攻开始,明清之间的对峙状态长期存在,尤其是在陈凯组织的永历八年的大反攻过后,局势更是在不断的向着对清廷不利的方向,但是有了孙可望这个曾经一度为西南明廷的假皇帝的家伙,清廷便登时拥有了一次性解决西南问题的资本。

    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这一遭必是泰山压顶,站在足够的高度,郭之奇自然明白个中危险。闻言,只见他点了点头,继而宽慰道:有竟成牵制,便多了一成的胜算。余者,有朝廷在,更有晋王殿下在,当会无忧。

    我担心的就是李定国!

    话虽如此,但陈凯却实在没办法与郭之奇说来。因为在内、于外,大势已经形成,即便说出口,也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既然是多说无益,那还不如多做些实事。

    粤西的张巡抚,是个实心认事的官员。不过,做事的方法上还有不少欠缺考虑的东西。下官以为,不如回朝中历练些时日,再行出任一方,督师以为如何?

    除了那些初入官场的卑官,诸如翰林院的修撰、编修,诸如六部主事,在朝中历练后才下放地方。除此之外,从来都是官员在地方历练,而后入朝为官。张孝起为官多年,回朝历练,本就如同是胡言乱语一般。可是,陈凯胡言乱语的说着,郭之奇却是一副深以为意的模样。

    那周道台呢?

    粤西还需要熟悉情况的官员,还要督师割爱了。

    无妨,无妨,都是为了国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